【BLM】清算18世紀舊賬 告別登打士街? 多倫多市政府擬認真諮詢公眾應否改名

408

一切源自一個約15,000人的聯署。月前Black Lives Matter席捲多倫多,所有古今黑人平權的事都放到檯面上,成為討論議題。其中最令大眾矚目的,就是這個要求我們市中心地標街道Dundas Street易名。

故事相信大家聽過啦!蘇格蘭在18至19世紀極具影響的政客Henry Dundas,在1792年對一項本該廢除奴隸制的法案加入了修正案,選擇了一個「循序漸進」的做法。令奴隸所有制的廢除比原法案所定的晚了15年。

多倫多一名市民翻起這個舊賬,認為Dundas是殖民主義和奴隸主義的幫凶,於是發起聯署,獲得萬多人嚮應。市長莊德利也就成立工作小組和委員會處理這個事項,之後得出四個選項:

  1. 什麼也不用做,桃花依舊;
  2. 街道名字不變,向大眾加添詮譯和出處;
  3. 街道名字不變,除TTC的車站外,其他以Dundas命名的公共地方及設施名稱,譬如Yonge-Dundas Square作出更改;
  4. 所有以Dundas命名的街道和公共地方及設施名稱作出更改。

工作報告建議市政府就以上的選項向公眾諮詢,讓市民提出意見和想法。

報告指如執行選項4,街名和公共設施作出改動,將牽涉約三百萬元,以換上730個路牌,3個公園、一個公眾廣場及一個多倫多公共圖書館的標示。

報告提醒公眾,棄用Dundas的名字將影響58家採用該街名的私營商業機構或商店,如該等私營公司因擔心街名變更後失去生意而改名,將要因此付出高昂的資金以修改商標,然後花約$20,000登記以保障知識產權,重造招牌和花上心力和金錢在Marketing和宣傳之上。如作出公眾諮詢時,請市民同時考慮這個情況。